可可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资讯 > 娱乐

经典小说《电梯鬼事》章节无弹窗亚博国际pt客户端阅读

编辑:小小编来源:网络热点:小说

 《电梯鬼事》小说亚博国际pt客户端完整版由七七文学提供!我问张文昌还有杂鬼没有讲呢,他笑了笑,突然脸色变得很严肃,在月光下看去竟然有些恐怖,“想听吗?”全文已出,喜欢就点击《电梯鬼事》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吧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《电梯鬼事》已出全文

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七七文学

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420 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

此处篇幅有限,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那个女孩···是谁?

 

  我没看清她的长相,甚至连她的穿着打扮都没有看清,但是隐约之间觉得应该是个女孩,而且是个漂亮的女孩。

 

  她为什么会叫我下去呢?

 

  我来不及思考,只听到叮咚一声,电梯在四十楼停下来了,门轻轻打开,我看到了站在门外的穿着红色短裙的女人,韩玲。

 

  “韩···韩玲!”我近乎是以一种恐惧到结巴的语气把这句话说了出来,她冷冷的看了我一眼,对我勾勾手指,“出来,让我们做些快乐的事情!”

 

  她把这话一说出来,我瞬间一个哆嗦贴着墙壁缩到了地上,“我···不是我害的你啊,你凭什么害我!”我朝着她吼道,那女人也不说话,竟然朝前踏了一步。

 

  她这一步吓得我一哆嗦,以为她要进入电梯了,我尖叫着朝后推,可是已经碰到墙壁了怎么也退不动了,当我定睛看去的时候,她站在电梯门口,距离电梯只有一步之遥。

 

  我突然想起张文昌对我说的只要待在电梯里,就能保我无恙,这么说来张文昌肯定是对这电梯动了什么手脚,让韩玲不敢进来,我心里一喜,胆子不禁大了两分,我与这韩玲交手也不是一两次了,她还上过我的身,怎么说来也算是老熟人了。

 

  “韩玲,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对我有这么大的怨念,害死你的人不是我,是经理和小宁,现在小宁已经被你杀死了,你为什么要来找我!”我壮起胆子对韩玲说道,然而韩玲对我的话置若罔闻,咬牙切齿的盯着我,嘴里喃喃的念叨着:“都怪你,都怪你M是你,都是你害的!”

 

  她念叨的频率越来越快,下颚抖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,她的脸皮从脸上一片片跌落,一根根毛细血管在空中爆开溅起血雾,在我惊异的目光中,她从一个性感迷人的女人模样,瞬间变成了摔死时的惨状!

 

  “啊!”看到她这副聚变,我胃液一阵翻涌,猛地吐了出来,然而还没等我吐完,就听到电梯外传来一声厉啸,整个电梯的温度瞬间降了十几度,冷得我直哆嗦。

 

  只见韩玲用力的朝着电梯里钻来,猛地拍打着电梯,每拍打一次,就有一大团混合着黑气的血雾爆裂开来,看得我愈发恶心,呕吐不止,但是唯一能让我得到一点安慰的是,韩玲的身体在一次次拍打中竟然消失了!

 

  地上仅有一大滩的血迹,电梯里也溅上了不少的碎肉,一股难闻的恶臭味席卷整个电梯,混合着我的呕吐气息,让整个电梯宛如毒气室一样,我赶忙捂着鼻子爬起来,按下了一楼的按钮。

 

  电梯门很听话的合拢来,朝着一楼飞奔而去,我待在角落里,看着电梯里的环境,这才发现,在电梯门口的那两碗水,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只有一半了,混合着血水碎肉,流的电梯里到处都是。

 

  而我身边这两碗水却还是满满当当,没有一丁点洒出来,眼看着电梯就要到一楼,我不禁舒了一口气,只是气息一缓,眉头又皱了起来,要是一会外面有乘客看到电梯里这幅模样的话,他们肯定以为我杀人了,那个时候我该怎么解释,去了警局又该如何解释···

 

 ⊥在我思考该如何处理的时候,突然感觉背心一冷,脖子上更是感觉微凉,猛地低头一看,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的脖子上竟然勾着一只血肉模糊的手臂,而这手臂竟然是从我靠着的电梯墙壁里伸出来的!

 

  窒息,无法喘气,那手臂的力道比韩玲大了数倍,仅仅是一瞬间,我便感觉颈椎要被勒断了,敲打无力之后,我瞬间想到了张文昌给我的那面镜子,猛地朝后照去。

 

  然而这次并不像刚才那么灵验,不管我如何照,朝左朝右都没有一点作用,缺氧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了,大脑更是晕晕沉沉,身体无力的向着肺索求,然而却没有回应,这一刻我真的感觉自己就在等死了,死亡离我并不远。

 

  一道光线照在我的面前,那是接引我进入天堂的圣光吗?

 

  沉重的大门缓缓打开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,就好像生锈千年的齿轮摩擦的声响,这是打开的地狱之门吗?

 

  还有那长得寒碜的老男人,是来接我的牛头马面,亦或者是黑白无常吗?

 

  “啪!”

 

  “你小子给老子装死是不,快滚起来。”

 

  张文昌熟悉的身影在我耳边响起,他这一巴掌打在我的天灵盖,瞬间把我打的一阵懵逼,啥啥啥,原来我没死,原来不是勾魂的牛头马面,原来是老张啊!

 

 〈到张文昌气呼呼的样子,我不知道怎么突然特别感动,眼泪一下子模糊了双眼,猛地站起来就像抱住他,哪想到他一点不给面子的把我推开,恶狠狠地说道:“老子虽然是单身,但是不搞基,你瞧瞧你身上这么恶心,想把我也弄得一身吗?”

 

  我这才看到自己的手上衣服上沾着不少呕吐物,可能是刚才韩玲那里的变故吓得我不小心吐到了自己的身上。

 

  “张大哥,我刚才被人勒住···”我还没说完,张文昌就给我使眼色叫我不要说话,只见他蹲下身去把门口那两碗水端了出去,叫我也把里面的两碗水端出去,我环视了一下电梯里,除了门口那两碗水只有半碗以外,先前的那些血渍碎肉什么的统统都不见了!

 

  是我眼花了还是怎么的?我一阵疑惑,张文昌叫我快点跟上,我都来不及打整沾上脏东西的衣服,端着碗就跟在张文昌的身后,只是一踏出电梯就尴尬了,门外围了七八个捂鼻掩面的乘客,气呼呼的看着我。

 

  我落荒而逃,像只夹着尾巴的大黄狗,张文昌带着我跑到了男厕所里,看了一下茅坑里无人,直接挂了个清理中的牌子在外面,将门整个儿反锁了。

 

  我亟不可待的想把刚才在电梯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他,并且向他哭诉自己差点死了,然而还没开口,他便对着我比了一个噤声的动作,叫我不要说话。

经典小说《电梯鬼事》章节无弹窗亚博国际pt客户端阅读

  这一连两次被他把话堵住,就好像漫过水坝的洪水无处发泄一样,张文昌啪的一下将灯关了,整个厕所一片黑乎乎的,只有窗子洒下来些许月光。

 

  张文昌从包里摸出了一只木筷子,这筷子有些精致,上面雕刻着花纹,在月光下看上去竟然有些韵味,只见他将身边的半碗水端着跑到了月光之下,将碗搁在了地上,把筷子朝着碗里插去。

 

  只见那筷子朝着碗里一插,竟然直挺挺的伫立在水中不偏不倚,看得我一阵惊呼。

 

  张文昌背对着我,我看不到他的脸,不过一会他把筷子从碗里拔了出来,又端了另外一只碗过来。

 

  他依次试完了四碗水,却没有一碗水里的筷子跌落,他拍了一下大腿,轻呼一声奇了怪了。

 

  我问他哪里怪了,张文昌告诉我说,他现在搞不懂那女鬼韩玲纠缠我到底是为了什么。

 

  他说这四碗水其实叫做四祀水,是一种非常古老的祭祀方式,这祭祀之人端四碗满满当当的水来,其中每一碗水都分别代表着一个人的精、气、神、魂,精气神魂对于人的重要性自然不必说,在道家认为精气神乃是人之三宝,而加上这魂,更是显示祭祀的诚心,用全部的身心去祭祀。

 

  我问他这和我端四碗水有什么关系,难不成我还要给电梯里的鬼祭祀吗?张文昌摇了摇头,他告诉我说,这样将自己的精气神魂暴露在外面,一般的小鬼看到都会想来分一杯羹,毕竟想上一个活人的身体不容易,而这种摆在街边的食物谁都会想吃。

 

  他就像用这种方式来吸引韩玲,看她害我到底是为了什么,张文昌告诉我说,这鬼大致分为怨鬼和杂鬼,怨鬼是因为某种怨恨而留在阳间的灵魂,他们多少都会保留生前或者死亡的心态,目的是为了解除自己的怨气,当然接触到的人也通常是和自己的怨念有关系的人。

 

  例如韩玲应该就是怨鬼的一种,因为她不管是被小宁掐死还是自杀而亡,其实都是有巨大的怨念的,所以她的目的应该很简单,就是复仇,只是她的行为太奇怪了,让张文昌有些费解。

 

  我问张文昌还有杂鬼没有讲呢,他笑了笑,突然脸色变得很严肃,在月光下看去竟然有些恐怖,“想听吗?”

 

  我咽了一口口水,张文昌的模样太吓人了,神神秘秘的,不过我还是点了点头,哪想到他突然一拍我的脑瓜子,叫我好奇心别太重了。

 

  “我开始以为韩玲找你复仇,是因为你没有在她生命的最后时刻拉她一把,所以她把怨念发泄到了你的身上,可是后面你告诉我经理的这些事情,看来韩玲的怨念应该是对小宁和经理发泄的,她的记忆恐怕只停留在了电梯里而不是酒店。”

 

  张文昌说怨鬼看到人其实和人看鬼一样,都是模糊不清的,这也就是说,她们通常认不清谁才是真正的仇人。

 

  “这么说难不成韩玲认错人了?她把我认成了经理?”我疑惑的问道,哪想到张文昌依旧摇了摇头。

 

  “我起先也是这么想的,但是现在看来依旧不是···她没有夺走你的精气神魂,说明她对你的怨恨应该只是变成了鬼了之后才有的,而不是生前。”

 

  “所以,她想杀你的动机到底是什么呢?”张文昌好奇的看着我,他的眼中闪烁着光芒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《电梯鬼事》已出全文

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七七文学

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420 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我哪里知道他的动机是什么!

 

  不过话说回来,这张文昌说的话有问题,他说韩玲没有夺走我的精气神魂,那为什么这四碗水里有两碗会少一半呢?

 

  “这两碗水不是韩玲喝的,因为里面没有她的影子。”

 

  张文昌告诉我说,鬼碰过的东西都会留下一些标记,而水是自然界里最好的纳阴之物,鬼饮水,水印影,在月光下是能显现出鬼的影子,不过刚才他并没在碗里看到韩玲,那么也就意味着这水不是韩玲喝的。

 

  我正要问那是谁喝的时候,张文昌指着筷子告诉我说,这也是为什么他把这筷子掏出来的原因。

 

  这支筷子又叫指鬼针,其工作原理有点类似于指南针,但是它为何能指鬼,张文昌也说不出个所以然,他告诉我说,这指鬼针立在水中,如果有鬼饮了这水,那么指鬼针肯定会指向它的方向,但是如果一直立着,便说明这水并没有鬼喝过。

 

  “奇怪就奇怪在这里,这水肯定有人动过,不然你不会被那只手勒住的!”张文昌直接了断的说道,我微微一愣,赶忙问他也看到那只手了?

 

  他点了点头,神色有些凝重,“其实韩玲这样的怨鬼很好解决,我们只需要揭发经理,让他被绳之以法,那么韩玲的怨气便会消散转而投胎,但是你不觉得这件事并不是表面这么简单吗?假经理,天金钵,现在又出现了一只男人的鬼手···”

 

  张文昌告诉我说,他给我的那个镜子是肯定管用的,但是当时我照鬼手不管用,是因为压着我精和神的水被鬼喝了一半,没有足够的精和神,我跟半个死人没有区别,所以这镜子便没有什么用了。

 

  难怪不得,我当时还在心里骂张文昌,给的我什么烂镜子,屁用没有,原来我错怪他了,是因为我的自身因素。

 

  张文昌将筷子收了起来,带着我离开了厕所,幸好我在厕所里将衣服擦了个干净,不然就这么出去实在是丢人,吐完之后的胃空空如也,闻着外面大排档的香味,我请张文昌过去喝两杯。

 

  “张大哥,我现在该怎么办?那电梯里我是一次都不敢进去了,要不我明天就不干了吧。”我向正在喝着二锅头的张文昌询问道,“我现在退出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吧?”

 

  张文昌嗯了一声,点点头,夹了一个花生米丢进嘴里慢慢咀嚼,直到嚼烂了才缓缓开口,“那韩玲对你没有太多的怨念,所以你哪怕现在离开都不会有事,但是就这么走掉你甘心吗?经理肯定是不会给你钱的,而且还有那么多疑点没有解开。”

 

  “可始总比被勒死在电梯里好吧···”我喝了一口闷酒,小声的嘀咕道,张文昌看了我一眼,没有说话,眼神仿佛就在说你随意,不过有一瞬间,他的眼神好像看一个将死的人一样看着我,让我心里不禁一颤,有些胆寒。

 

  后面我们两个基本上没怎么说话,有一句没一句的谈着与电梯不相关的东西,直到我们吃完要准备离开的时候,张文昌告诉我说,明天晚上再来一趟,我们把那女鬼度了,坏人要绳之以法,怨鬼要消除怨念,不然的话,这电梯就算是废了。

 

  他这么说的在理儿,我想了想权当是做善事,这也算是积德吧,明天白天尽量从经理那里弄些钱过来,也算是对得起我这些天受到的惊吓了,既然张文昌陪着我一起的话,那么我也没什么好害怕的,所以直接答应了。

 

  当我回到家里的时候,已经十一点半了,原本这屋子里住着两个人,现在突然少了一个,我竟然一时之间还有些不适应,虽然小宁晚上不会怎么折腾,不过家里多个人的话怎么人气味儿也要足点儿,现在冷冷清清的,让我有些不安。

 

  脑子里时常飘过电梯里的画面,害怕的不行,一个人躲在被子里,努力地让自己思考着明天该怎么找经理要钱,也在想等明天结束之后,是先回家一趟去看看爹妈还是先去找工作。

 

  大约十二点钟的时候,躺在床上的我昏昏欲睡,就在我要睡着的一瞬间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我揉揉睡眼看了看手机,竟然是经理打给我的。

 

  “喂?经理,这么晚了你打电话有什么事儿吗?”我心里有些不爽,这都是睡熟的点了,打电话这不是骚扰吗。

 

  不过电话那头并没有回应,我微微一愣,这电话打得可够怪的,你打电话过来却不说话,这是见鬼了吗?

 

  “你要是不说话那我就挂了啊!”

 

  “到底说不说话啊!”

 

  我一连喊了好几声,电话那头都没有人回应我,我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,难不成经理真的见鬼了?我屏住呼吸,竖着耳朵不放过电话里的一丝声音,这一安静下来,空气里除了我的心跳声,我还听到了轻轻地鼻息声!

 

  电话那头肯定有人!

 

  他妈的就在听老子说话自己一句话都不说!

 

  想到这里我就像开口骂去,这大晚上的打电话不说话是他妈的装鬼吓人吗?然而我还没来得及开口,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了经理的声音。

 

  “喂,喂,小王啊,你现在有空吗?来大厦一趟行不?”

 

  他这话一下子把我刚才想骂出来的话给堵住了,我微微一愣,语气差到了极点,“没空,我还要睡觉呢!”

 

  说完这句我就想挂上电话,这经理是神经病吧,只是我还没挂,经理就赶忙说道:“别,小王你先别挂,你听我说啊,你来我办公室,我告诉你为什么还要让你工作好吗?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吗?今晚上我全都告诉你!”

 

  听到这话其实我有点心动,毕竟人都有好奇心,而且这好奇的还是关于自己的性命,只是我本能的感觉,这大晚上的去大厦里肯定没啥好事儿,虽说经理的办公室就在一楼不用上电梯,可是我对于经理还是有心理阴影,毕竟在天楼的时候那假经理可是差点杀死我啊。

 

  “算了吧,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行不?这大晚上···”

 

  “你来这里我把钱给你,那医保卡里的十万肯定不够的,我这里带了十万现金,你总不能让我就这么带在身上吧,多不放心啊,你快来吧,我把事情给你交代清楚。”经理说完这句话后便挂上了电话,我从床上坐起来,思考着要不要过去,经理开出的这两个条件都是这么诱人,可是怎么想怎么觉得奇怪,这大晚上的去办公室里准没好事儿。

 

  不过我还是穿上裤子出了门,在出门的时候,我给张文昌发了条短信,问他睡没睡。叫上他保险些,大不了到时候给他分两万块钱罢了。

 

  我家住在距离大厦不远的一处出租公寓里,虽然是公寓,其实也就比张文昌那样的廉价出租房好了一点,价钱却贵了好几百一月,不过好在一点是,这周围居民挺多的。

经典小说《电梯鬼事》章节无弹窗亚博国际pt客户端阅读

  只是现在已经十二点多了,公寓外面并没有什么人,冷冷清清的,我匆匆的朝着楼下走,正当我要下二楼的时候,突然看到一楼的拐角处,似乎蹲着一个人,还深埋着头。

 

  楼道的拐角黑黢黢的,什么都看不清,突然看到有个人蹲在那里,将我吓住了,我听说过有些吸毒的人喜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蹲在楼道口里吸毒,只是没想到今晚上居然遇到了,想来想去,我决定装作无视从他身旁路过,坚决不看他一眼,甚至不喊亮路灯。

 

  心里这么计划着,我便朝下走去,走的很轻,生怕打扰他了。

 

  哪想到我刚走到楼梯中间的时候,那人突然抬起了脑袋,这一下子将我吓了一跳,我心里叮叮咚咚一阵害怕,只是走的近了才发现,蹲在那里的不是个男人,而是个身材娇小的女人,因为她有着一头长发,虽然看不清她的脸,因为实在是太黑了,但是还是能感觉到,这是个年轻的女人。

 

  她这么晚蹲在这楼梯口是干啥呢。

 

  我赶忙加快了脚步,希望赶紧离开这楼道口,然而当我走到拐弯处的时候,那人突然站了起来,老子那个魂差点就被吓掉了,我顾得那么多了,大声的朝她喊道:“你是谁啊?蹲在这里干什么?”

 

  “这么晚了你要出去吗?”

 

  她的声音幽幽,不过听上去却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,在看着她刚到我下巴的身高,难不成还是个少女?

 

 〈到她是个少女,我悬吊吊的心一下子就安稳了下来,“你是谁家的孩子啊,这么晚了还在外面,快回家去啊。”

 

  “这么晚了就别出去了吧。”

 

  她没有回答我的话,而是继续对我说道,我看着这女孩觉得还有些意思,“既然你知道都这么晚了,那你怎么还不回家呢?”

 

  “所以你快回家吧。”

 

  她轻轻地说道,我愣了愣神,这女孩是怎么回事?难道现在的孩子都这么以自我为中心吗,我跟她说的话全当了耳旁风吗?

 

  我正在想该如何回应她的时候,手机突然亮了起来,我正要去摸手机的时候,那个女孩便动了,她与我擦肩而过,朝着楼上走去。

 

  手机的光线照在了她的侧脸,仅仅一瞥,我便呆住了。

 

  她好漂亮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《电梯鬼事》已出全文

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七七文学

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420 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仅是惊鸿一瞥,却叫人难以忘怀。

 

  当我缓过神来的时候,楼梯间里早已经没有了女孩的身影,我有些想追上去看看那女孩住几楼,可是转念一想,我一个成年人大半夜的追着一个少女,岂不是变态了。

 

  只是,我们这栋公寓里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吗?我在这里住了两个月不可能没有见到过啊。

 

  带着满腹的疑惑,我走下了楼梯,手机刚才的光亮是因为张文昌回的短信,他写着:好,我马上去大厦,你在门口等着我,我们一起进去。

 

 〈到他这回复,我就安心了许多,不管经理是真的想给我交代清楚,还是有其他的幺蛾子,我都有准备!

 

  当我赶到大厦门口的时候,张文昌也从远处的走过来了,这十二点半的街道一片幽静,大厦门口的保安也昏昏欲睡,我和张文昌没有闲聊,直接走进了大厦。

 

 …理的办公室在一楼大堂左手边深处的最远的房间,我朝着昏暗的过道里望了望,经理的办公室门缝里果然透着光,我的心里安稳了不少,张文昌说他就在这大堂等着我,而且还可以观察一下这电梯,如果我有什么事儿就大喊,他肯定能听到的。

 

  我嗯了一声,就走到经理办公室门口。

 

  “咚咚咚。”

 

  我敲了敲门,然而等了数秒都没有听到经理的声音,我微微一愣,又敲了一次门,大声喊了两句,门内依旧安安静静,没有任何人回应我,就好像我的声音石沉大海,悄然无声。

 

  我心里有些不安了,转过头去看向张文昌,然而此时他根本就没有在大厅里,而是一脚踏上了电梯。

 

  这他妈的就很尴尬了,这张文昌不是说的要在大厅里等我吗?

 

  我犹豫了一阵子,硬着头皮搬下了门把手,哪想到轻轻一压,门就开了,我探着身子朝屋子里看了一眼,心里顿时开始骂娘。

 

  艹他大爷的,这经理根本就没在办公室里好吗?他妈的逗老子玩呢!深夜惊喜吗?

 

  办公室里虽然亮着灯,可是屋子一个人影都没有,我转身就像从办公室里离去的时候,晃眼间看到了白色办公桌上有着一摞红色的毛爷爷。

 

  我快步走进了屋子里,这里刚好十叠百元大钞,堆放的整整齐齐,就是经理为我准备的十万块钱,我微微一愣,这里怎么会有钱呢?难道说经理真的没逗我,跑到这电梯里来了的?

 

  那他现在去哪里了呢?钱带来了,问题还没说清楚,难不成上厕所去了,要不我坐着等他一会?

 

  我坐在了他的办公转椅上,这椅子就是舒服,经理的待遇就是好,干净的办公室,整洁的办公室桌文件箱,咦,这办公桌下面怎么有一份散落的文件袋呢?

 

  那文件袋的里的文件全都掉在了外面,如果从门口看还看不到这里面的情况,看上去就好像是经理不小心自己弄掉的一样,我勾下身子想帮经理把这文件弄好,只是一不小心看到了最表面的一张纸上手写的稿件,我瞬间就不能淡定了。

 

  “刚死了一个人,后面又要死一个,你说会不会是你呢?”

 

  我知道份文件是给经理看的,这么说来纸上写的刚死的人,应该就是昨天死去的小宁,而后面这话,是在赤裸裸的威胁经理吗?

 

 …理其实肯定能想到是韩玲找他和小宁复仇了,就算是再不迷信的人,遇到这种情况下都能想到报应二字,常人口里常念叨的化作鬼都不放过你未必是假的,既然是假的又怎么会从古留到今。

 

  我朝后翻了翻,剩下的东西基本上是经理在网上查的关于人死后变成鬼的资料,以及鬼复仇之类的事情,看了看觉得索然无趣,还不如张文昌的讲的实在,正想翻翻看还没有这样的手稿纸条的时候,一页打印纸上的内容将我吸引了。

 

  这页纸上讲诉的内容有关于蝗灾,在古时,人们认为蝗虫是由人世间的恶鬼所化,而鬼中最厉害的,则是饿死鬼,这也是为什么蝗虫所到之处寸草不生的原因。

 

 ∩时人们觉得这蝗灾之所以而起,就是因为有一个饿死鬼头领带领着恶鬼清洗世间,所以他们想出了一个法子,便是擒贼先擒王。

 

  他们寻找诱饵,吸引住饿死鬼头领,这种诱饵可能是活牛活羊,但也有可能是人。

 

  相传在那种闹灾害的年岁里,哪里还能找到家畜,除了吃不饱垂死的人,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,自然也有不少村子使用活人当诱饵,让饿死鬼上了诱饵的身,然后再用屠刀杀掉。

 

  执行这个流程的人,必须是有多年经验的老屠夫才行,一是普通人杀生不多,身上的煞气不足,无法镇住饿死鬼,二是因为再杀诱饵必须一刀必死,若是不成,便会出大乱子,可能导致整个村子灭亡。

 

  我看这个故事看的津津有味,当我看完的时候才不禁一愣,这个诱饵我似乎从哪里听过,这···这不就是张文昌所说的人壳吗!

 

  卧槽!

 

  那这么说,那天晚上要杀我的经理不是假的啊!

 

  我心里一颤,突然感觉这水越来越浑了,如果在天楼上看到的经理是真的,那他为什么被掉下楼了却没死?或者说···真正的经理其实已经坠楼死了,而我见到的,是去警局的假经理!

 

  我脑子都快要想炸了,怎么都想不明白,到底谁真谁假,谁想害我,我一点头绪都没有,我胡乱的朝后翻着文件,在最后一页,我再次看到了一张手写的纸条。

 

  “杀了她或者杀了他”

 

  这里的‘她’,指的恐怕是韩玲了,那么这个‘他’,指的是谁?难道是我吗!

 

  我心里七上八下,这个办公室里我也不敢多呆了,我赶忙给张文昌打电话,叫他快点从电梯上下来,我们赶紧离开这里。

 

 ∩是电话嘟囔了几下,都不见有人接听,我有些担心,跑到电梯旁边一看,瞬间就呆住了,电梯上写着四十楼,这张文昌,怎么跑到那里去了!

 

  我正着急该怎么办的时候,手机突然了起来,一看是张文昌打给我的,我赶忙接了。

 

  “喂,张大哥,你跑哪去了?快下来,我们回去了!”我急切的对张文昌说道,然而张文昌却在电话那头啐了一口,好像吐出了一口痰,然后才缓缓的跟我说道。

 

  “小王,你赶紧给老子上来,这天台上现在可精彩着呢。”

 

  说完他就挂上了电话,我一时之间没有揣摩过来张文昌的意思,不过听上去,他在天台肯定发现了了不得的东西,说不定就能解开谜团,我赶紧按下电梯,不一会这电梯门就开了。

 

 ⊥在我刚刚踏上电梯的时候,我的手机又是嗡嗡一颤,一条短信发了过来,我点开一看,瞬间吓了一跳。

经典小说《电梯鬼事》章节无弹窗亚博国际pt客户端阅读

  发这短信的人是经理,上面写着:“救救我···”

 

  我赶忙问他在哪里,怎么了,可是这条短信仿佛石沉大海,没有半点回音,我按下电梯,心想着先和张文昌汇合再做打算,然而当电梯刚刚朝上行去的一瞬间,我的手机又响了起来,难道是经理回信了?

 

  “小王你怎么还不来?我在办公室等你好久了!”

 

  我勒个去!

 

  手机险些落到了地上,经理刚才不是还叫我救救他吗?现在怎么又跟我说在办公室等我,而我刚才明明才从办公室里出来,却没有看到他的人。

 

  我想打电话过去问问到底是怎么个情况,可是当我仔细看了那两条短信之后我便蒙圈了,因为这是两个不同的号码发给我的,而且备注都是经理!

 

  我不记得有人动过我的手机,是谁在我的手机上改的备注?

 

  叮咚一声,电梯到了四十楼,我没有给第二条短信回消息,因为太他妈的邪门了,这事儿必须找张文昌分析分析,到底谁是真经理谁是假经理,而且就算是寻到了真经理,我也必须对他提防提防再提防!

 

  四十楼的灯光还是那般昏暗,我站在电梯里迟迟未动,因为想到了今晚上的时候韩玲在电梯门口敲碎自己的惨状,我的腿肚子就不停地哆嗦,就在我鼓起勇气想要探头出去看看情况的时候,突然听到了楼上传来了一声喝骂。

 

  “我去你奶奶个腿儿,张爷爷你也敢打!”

 

  一听这声音,我就知道是张文昌,张文昌平时说话不带脏字,只要一怒起来,那就是脏话连天,听上去他好像在和谁打斗一样,我赶忙冲出了电梯,朝着天楼冲去,不管张文昌打不打得过,我都要去帮他踹两脚撑场子啊!

 

  我一下子冲到了楼顶,砰的一脚踹开门,朝着四周看去,只见张文昌此时吧嗒吧嗒的抽着烟,屁股下坐着一个男人,他朝着那男人脸上招呼了一耳光,那男人动都不敢动一下。

 

  “哎哟我去,张大哥,你这么牛掰!”张文昌其实也不见得好到哪去,眼角有些裂开溢出了点血,看上去挨了一下狠的,他朝着我招招手,我赶忙跑过去朝着他屁股下的人一看,一下子就将我惊住了。

 

  这···这人不是经理吗?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《电梯鬼事》已出全文

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七七文学

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420 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《·经典小说《电梯鬼事》章节无弹窗亚博国际pt客户端阅读》转载于百家号或网络文章,非本站编写,也不代表本站立场。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qq:1265180185删除。

小说相关文章

关于可可 | 联系我们 | 作品声明 | 网站地图 | RSS订阅 | 返回顶部
可可简笔画是由简笔绘画爱好者玉龙先生(网络用名:玉龙铠甲)创办的一家亚博国际pt客户端简笔画教程网站.如有联系请致信:yulong#jianbihua.cc
Copyright © 2012-2015 可可.简笔画 版权所有 禁止盗版 |

工信部ICP备案号 苏ICP备10526125号
博聚网